無法拍照的年代
這說起來或許是很好笑的,特別是在這個每天有上億張照片上傳的年代,我也常常每週都有在按快門,但是發現自己失去拍照感覺卻是好一段時間了,那些拍下的照片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。

拍照的感覺跟失去文字寫作的能力是相似的,瞬間大量的資訊透過網路滾動在眼前,會讓人不自主地用最快的速度去擷取與閱讀文字,反而失去了逐一閱讀的本領。不斷通知的訊息,也不斷地在打斷思路,就算是看網路文章也得這麼焦急嗎?這就是為何我到現在還是希望進電影院看戲,至少人在那裡面是孤立而全神貫注的,除了有時擾人的 LINE 震動偷偷溜進來礙事以外,是啊,好煩。

曾敏雄老師說過,拍不下去的時候就去過生活,找出生活中的感覺,不過自己的謀生所操作的工作模式一直與這種「過生活」的模式截然不同,有太多擾人的事情了。

很羨慕那種可以切換的很好或是不用切換的人,整天可以用有感覺的方式在過生活的人。特別是在被日常生活雜務綁著的我,有太多不得不做、不得不煩的事情攤在眼前排隊 ,還是得一件一件麻木地做完。還是說,那種「用有感覺的方式在過生活」是一種刻意擺弄的工作或是假掰的姿態?呵呵,那我就不能理解了,我的腦海只想到那種作家蹲踞抬頭仰望的偉人姿態形象。

那天朋友提到,如果沒有心情拍照,那就拍下自己當下的心情。嗯,好有哲理的話,要怎樣在沒感覺的狀態拍下自己沒感覺的狀態?不太確定,我只知道我最近只剩下捷運站、馬路、菜市場,還有公車可以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