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意中在轉角遇見的美好

元旦假期的下午,心想去浦城街的小白兔唱片行一探究竟,繞了兩圈,運氣很好在金山南路找到停車位,通常下車都是順著金山南路轉和平東路大路邊走,走在前面的老婆突然轉進金山南路的 203 巷,說是想走麗水街這邊看看,我想也是,在這一帶出入這麼久了,卻很少走這邊,應該來嘗試一次。
穿過兩旁預期中典型大安區巷內七至八層的新建住宅,往前一看,意外地出現一段由參差水泥覆蓋後露出斑駁紅磚牆,牆後仍是一戶一戶老舊卻完整的日式木造平房,樹木參天,也看的出庭院裡許多戰後加蓋的水泥違章建築,第一個感覺是,如果當年中山北路大正町的五條通保留下來,不知道是不是這副模樣?
巷裡那頭有一戶豎立了今日開放參觀的看板,裡面是一棟雙併的日式屋,我們就踏進了這似乎時間被凍結了的空間,從踏入紅門那一瞬間,就與外界剛到來的 2016 年沒有了關係,回到八十年前的日子,有典雅的檜木窗戶、門柱、門板。

原來這是錦町六條通裡,日治時期總督府植產部山林課「營林共濟組合」的員工宿舍,有一棵受法定保護植物「台灣油杉」在此,這裡是社區的一群媽媽成立的「台灣油杉社區發展協會」,起初為了想保住這邊的樹木,進而擴大至保護這十一戶的宿舍,成功爭取將這整區指定為市定古蹟,留下這片美好的聚落。今天負責值班的大姐跟我們聊了很久,分享了她這麼多年來的心路歷程,原來在現有的法令下,要保留房舍指定為古蹟,比指定保護那棵台灣油杉還要容易被通過。

我參觀過好幾棟類似的日式房舍,包括黃金博物館的太子賓館、青田街的青田七六、中山北路逸仙公園的梅屋敷、同安街的紀州庵支店、嘉義北門驛嘉義林場的員工宿舍,還有當天後來參觀的浦城街梁實秋故居,通常都是依照原設計重新修建的房舍,但很少見到尚未整修但仍可使用的模樣,仍留有歷年來的居住痕跡。
老實說,我倒是比較喜歡這裡那種原味的陳舊感,雖然可能被改建修補過,而其他地區那種重新修建的嶄新模樣,似乎就有一種住宅主人味道被抹去只剩下空空的房舍的遺憾,那是擺再多當時文物、家具去模擬都無法彌補的使用感。
我不確定這經費缺乏的整建工程要多少年才能完成,但幸好有這群熱心的社區媽媽,才能讓這一片美好的回憶都被保留下來,即使是加蓋的水泥違章建築都也有其歷史意義,希望在房舍不損傷的狀況下,能多留一些現在未整建前的模樣給我們再去回味。
回頭看看那株高大的油杉,不知道是它守護了這片屋舍,還是這片屋舍守護了它。
1. 台灣油杉社區發展協會 http://www.fha.org.tw/
2. 試論臺灣日式建築房舍再開放方式 —以新北市立黃金博物館為例http://chweb.culture.ntpc.gov.tw/us⋯⋯
3. 錦安街日式宿舍群: http://blog.xuite.net/liangcw/blog/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