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歲月照堂」張照堂老師導覽筆記

今天(2013/12/29)是「歲月照堂」最後一天展覽,下午由張照堂老師親自導覽,他說了很多樸實但受用的經驗,真是聽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

因為我沒有錄音(這樣是對的,但有點可惜),所以我用我的語調寫下印象比較深刻或是比較容易轉述的一些片段。不過我現場並沒有作筆記,全憑記憶事後陸續寫下,一張張當時的介紹在我腦裡重播,所以可能有誤差的部份,還請指教與見諒。

  1. 底片與數位都好,重點是你在拍什麼,不是你用什麼相機。
  2. 數位很細緻,但是拍出來的人感覺比較冷,不像用底片拍的比較溫暖,但數位的線條比較明確。
  3. 印樣可以看出當時的場景,與攝影師選照片的想法,但有人說,展示出來不就顯示攝影師有拍不好的照片嗎?但我不這麼想。
  4. 拍黑白是因為黑白技術發展較早,彩色沖洗設備成本較高,黑白比較容易自已沖放,顏色也比較持久,所以許多寫實攝影都是黑白為主。但彩色比較難拍,因為考慮顏色的平衡,要很多經驗,有經驗的人會建立自己的風格。
  5. 我每天隨身都帶相機,也用手機啊
  6. 喜歡拍動物、小孩、長長延伸的路與算命攤
  7. 照片調整曝光、裁剪是OK的,但改圖增減畫面就不好了
  8. 拍人的時候,如果看的是背影,因為看不到表情與臉孔,所以會有想像那個人的模樣神態的空間
  9. 拍到卡關該怎麼辦,我只能說「順風相送」。
  10. 拍算命攤,其實那是一個介在存在與虛無之間的東西,但我自己是不算命的(拍完算命的叫我算我也不要算)
  11. 小嬰兒(張老師之子張世倫)選那張不笑的,是因為如果只是笑容太直白了,我喜歡沒笑的臉孔,比較有靈氣。
  12. 拍那隻豬(那不是牛),其實那地方我拍了一卷底片,我是將相機定好位置放在地上拍的,刻意選沒有人在畫面的一張,有人就雜了。
  13. 鹽山那張,跟植田正治比起來,我覺得他拍的沙丘比較溫馨
  14. 相機或手機電池沒電怎麼辦?那就去充電啊(其實都會帶 Spare 電池啦)
  15. 一張板橋車站月台樓梯的照片,是鄭桑溪老師拿去投稿攝影比賽入圍,但那是我唯一一張參加比賽然後入圍的照片
  16. 在現實的場景裡加上一些非現實的東西會比較有意思。(例如:陽台上沒頭的同學,沒頭的影子自拍照,在同學的臉上塗上痱子粉,擎天崗上著戲服休息中的臨時演員。)- From Isabel Hou
  17. 高中時代的那些照片,底片早沒了,只有留下小小地印樣照片,後來是用掃描機掃描、放大、修圖才能放大到現在展覽的成果,現在數位的技術是老照片保存的好幫手。關鍵字 – 數位
  18. 早期的照片是用 120的相機拍的,所以仰角居多。關鍵字 – 仰角
  19. 那張三童騎牛的照片,是我們開車在山上拍攝節目時路過看到,心想是個好鏡頭,趕緊請同仁開車回頭請他們停下來,幫他們拍的,背景的水田、山與光是很難得的,而中間那位小童沒看過相機拍照,很害怕。其實前後有三張都很不錯,有製作成卡片在美術館地下室書店。
  20. 拍照要有時要等待,有時有點即興,有時要設計一下構圖,也要到處走才行。
  21. 娃娃吊在單槓上那張,有人說是開啟後來裸背系列的先驅,但其實當時是因為不知道要拍什麼,就拿了一個塑膠娃娃,把衣服脫了,綁在單槓上,用仰角拍的。
  22. 有一張三個女人與右邊一個女人撐陽傘的照片,其實是因為相機機件問題,重疊曝光造成的。(張老師在介紹這張得印樣時,發現另外一張重複曝光的也不錯,說下次要展這張,這就是再看印樣的好處)
  23. 那些沒有頭的照片,並不是後製將頭去掉的,那時沒有 photoshop….,那只是將頭低下,然後相機用低角度仰角拍的。
  24. 展場入口放大的兩張超大照片,一張是軍中人權,一張是反核
  25. 我去國外拍的照片,因為外國人不愛被人直拍,所以許多照片都是從背後的角度拍的。
  26. (在講洪通照片時說的)拍素人藝術家要連他的場景、活動、背景一起拍進去,不要只有拍臉
  27. 早年的照片中,有幾張是以前的光復橋(鐵橋),因為連結板橋,所以我經常會走,那是很美的橋,但是後來拆了。他們只知道要作新橋,載重更重,讓更多的車可以走,卻沒有留下美麗的舊橋。
  28. 那張老農穿西裝牽牛那張,有人以為我是請人拍的,所以他會刻意穿著西裝,但其實是錯的,我不會那樣,那是自然的狀況。他穿西裝是那時的習慣,他們只是將西裝當一般的外套穿而已。
  29. 朱銘與牛那張是在江子翠拍的,那時朱銘尚未成名,那裡有家他的工廠,當時他正在刻太極。
  30. 席德進那張,是我帶一家人去關渡玩,遠遠看到一個人在畫畫,原來是他,他常在那寫生。我們算是認得,所以拍了他的照片,我有時還會遇到他在攤子吃東西。(當場有人提到,席德進在拍照後一年過世,老師並不知道這件事情)
  31. 陳映真抽煙那張是在紫藤盧拍的,當時他訪問我,空檔時他在想東西,我就幫他拍了這張
  32. 我會用20mm 的廣角,非常貼近地去拍人,展覽中一些照片都是這樣拍的(包括李泰祥那張,老師說他的臉很有特色)
  33. 正面拍人時都要跟對方聊聊講話,但拍李天祿時,他會自己跟你說話,我也有請他拿布袋戲偶讓我拍
  34. 歌仔戲後台兩個人講話那張(一個是躺著,一個面朝下)開頭拍的時候他們不知道,拍了幾張才拍到好的成果,後來他們發現了,也有跟我聊天講話,也有再拍,但是都沒有剛開始拍的好。
  35. 我為何要在相片上寫字呢?因為照片無法描述所有的情節。
  36. 巷子裡有很多銅像放在地上那張,原來那是一家作銅像的工廠,我們去採訪,原本銅像是都放在架子上,但室內很暗,所以我請老闆將銅像都搬到外面拍照,而其中有一尊刻意將之反過來放,讓畫面有點不同。
其中#5, #9, #13 是我問的,但#9那個「順風相送」,我可能要再參一會或許才能悟。